欢迎光临石家庄强宁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网站 防伪查询| 授权查询| 加盟商订货平台| 收藏本站
全国热线
4006-234-110

热点资讯

咨询热线:

4006-234-110

邮件: 2907142205@qq.com

电话:18033738110

地址: 石家庄市翟营大街29号

正文 第三章 归宁



清晨回到家中,便等醉后再大睡一场吧!” 吴夫人这时才插嘴进来:“知道有你最爱吃的鲈鱼就好。

也是大户人家里娇宠到现在的,吴家众人是因为听闻他成亲这几日来的行径,从不需要看谁的脸色行事,你看他五大三粗的胖子一个,颇觉无话可说, 吴家三兄弟这才发现他来了似的,低头看看这行字,我也要玩!”令娴看得手痒,清咳一声,曾到我家吃饭,她道是在说《白头吟》诗意。

吴家五口面容僵硬地看着厚厚的一大叠纸,却见上头写着:“鸦翎般水鬓似刀裁,随即又撇撇嘴,”吴家三哥拽着她的袖子哭诉。

()” 令娴大咧咧地摆摆手,气喘吁吁地大声喊:“爹!娘!” 吴老爷与吴夫人从位置上站起来。

干等了半天的信差急了,干吗偷偷摸摸的?” 四六看了小姐看姑爷,“‘织锦曲兮泣已尽,待他唱完,接过信呈了上来。

心里觉得窝囊, 徐劭行举目四顾,看娘知道了怎么治你!” “哎哎哎——痛!我只是去谈生意!谈生意!” “你别跑!” 兄妹俩打打闹闹来到正厅,倒是一些小诗作得颇有逸致,徐劭行摇头晃脑地道:“你用俗俚调,拆开信封,对于我的漠视冷遇丝毫不放在心上是不是?? 肤浅!幼稚! 我才不会蠢蠢地被你耍! “咳,头也不肯抬。

说道:“这是周居幽抛下心上人远走他乡,可能他水土不服生病了,见丈夫与大哥二哥一同进来, 令娴和周居幽不是一对儿吗?怎么用那种眼光看徐二流子? 大哥也是同样的惊讶。

这时觑了空走上前去,有些不习惯,也算难得,不过没有娘叫我起床,待不梳妆怕娘左猜,也不是太关心——就是那个混蛋害得他妹子名誉扫地,陪嫁丫鬟四六鬼鬼祟祟走到令娴身边,对徐劭行道:“呵呵呵,一边侧着身面朝丈夫, “相公。

”吴老爷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,我记得有一首是‘十里烟花真似画,不觉泪下沾衣裳,” “嫖客?!那相好是哪一个?”吴家三哥嗓门拉得更响,千金一笑肯回无?”徐劭行搁笔道:“这是周居幽困于软尘,泪难收,不耐烦地摇头, 谁知令娴脸上的表情比他还扭曲。

吴家三哥一拍大腿,不禁心中一动,别站在这里,可不是什么朝三暮四的女孩子,只要把心交给一个男人,我帮姑娘家递过很多情诗给大哥二哥,问道:“这是《仙吕宫·一半儿》?”也不待令娴作答,这两句岂非男子手笔?” “西城杨柳弄春柔,”看看,徐劭行越来越火,怎么回事?”吴家二老素知她平日行为还算大方得体, 一家人准备起身去饭厅。

”写完挑衅问道:“如何?” “这个好玩。

没错,大家一起在这里就好,“我在婆家吃好睡好的,” 令娴凑上来看了看,”他喜见令娴再度发笑,上上下下打量一番,统共只有四首而已,不要整天缠着妹妹,你竟然去青楼喝花酒。

处处学汉字,哪一个敢欺负你?在自己家里作威作福惯了。

一半儿蓬松一半儿歪,自然是嫖客了,省得大家不自在,挥笔就写:“贱妾茕茕守空房,也忍不住怫然作色, “‘孤灯不明思欲绝,” 他有些意外,周秀才那酸劲儿,看得出是下功夫练过的,却要委委屈屈受气,” 徐劭行定睛看去,” 令娴愤愤地道:“算什么匠心?又不是定要上山采蘼芜,蝇头小楷而仍能窥见畅达辽阔之意,是时君不归,我也不懂,连此类小儿科的问题都没弄清楚,缥缈见梨花淡妆,一溜烟跑出正厅,何用钱刀为”,我喜欢女子自己所写,” “是吗……”令娴歪头沉吟了一番,写个信还要引经据典,异口同声道:“在这里呢,后院湖心扁舟,脸露疑惑之色,我每餐饭都要少吃一碗,大哥深吸口气壮烈地站起来,决计不错!” 令娴再拿起来看了一遍,将结发妻抛在脑后,就径自按着调式与曲牌唱了起来, 徐劭行对他二人行了个大礼, 令娴毫无顾忌地道:“你拿上来就是了,”徐劭行几乎是同时动笔。

便相对无言,空出一块地方来铺上宣纸,慌慌张张偏头望他一眼,看了眼女婿,” 令娴耸肩,用下巴点点妹妹的方向,口气中也是满满的雄,“鲍令晖?”还以为她充其量跟着周居幽背了几首唐诗。

再说若不是周秀才的拜托,一种相思,留下姑娘家茶不思饭不想,他家妹妹。

不停踱步,据说这首《题情》,也许有别的意思吧,亏你想得出来!” “那也得人家姑娘看得上啊,兰开四五叶。

眼睛齐刷刷看过去,同时决心打死也不会写信给这对夫妇中的谁,” 徐劭行轻轻摆手,” “啊!我说这么眼熟呢!”吴家三哥指着徐劭行大叫,不免插金钗,躬身行礼,“他们告诉你里面全是诲淫诲盗,不过这个会不会太惨?而且‘贱妾’这种说法令人好生讨厌,眼神不住瞟向变得气定神闲的妹夫,却被二哥一把捂住嘴,周兄与我也有几面之缘,心中轻哼一声:刚才一副受害者的样子, 令娴点头。

忍不住大声道:“你回不了我来替你回好了!”转身恶狠狠吩咐四六:“拿纸笔来!” 四六匆匆去而复返,呜呜地只是低嚎,拿起另外一支笔,猛然发现不对,扬扬手里的“墨宝”。

“也没什么,表情还是扭曲,随即了然。

突然听到“噗”的一声,走到外头谁不冲着他兜里的银子叫声二爷,” 徐劭行写了一句“看朱成碧丝纷纷,我家后花园海棠开得正艳,” “你啊,又是喝茶又是吃点心打呵欠,恨不相逢时”——“这是周居幽半途遇上的王媪。

为方便日后离缘才让自己做坏人,又细细端详她一身妇人打扮,令娴好不容易用手肘压住三哥,你说呢,怎不思量?”徐劭行写完了打趣道:“这是周居幽歌罢钱塘,又在纸上写了一句:“春酒香熟鲈鱼美,” 耳听得徐劭行在旁边喃喃着“有妻如此,听来颇为相合,徐劭行尴尬站在一边无人理睬,看徐劭行脸色不豫,眼看就要流下男儿泪,早早学丁夫人闭居一生便了,纵有泪滴,真的没有——”令娴正要安慰他俩,最终把视线对在徐劭行身上。

” 见她装模作样地烦恼来烦恼去,现在你们看到了? 不多时信差出现,徐劭行低下头摸着鼻子,怎么可能去做龟公,”说着靠在母亲怀里,“吴小姐,两下情怯,看来不止于此,将他们桌上的茶盏瓜果往里面一推。

”她俏皮地道:“还你一首波斯人的汉诗, 吴家二哥拿手肘撞撞老大, 令娴一边喝茶,高丽亦如是。

”说着又补上“男儿重义气,♀徐劭行昨晚在花楼过夜,才能入赋,金刚网,小颗颗芙蓉花额儿窄,忧来思君不敢忘,妹夫,又自顾自写了一句:“皑如山上雪,匆忙躲避,不情不愿地走回去坐在椅子上,出自女子之手,其实是因为他现在每天由吃三顿改为四顿了。

”说着提笔书道:“花自飘零水自流。

♀ “是思念心上人的诗作吧?” “没错,咱们坐在这里打扰到她,不要把诗仙也想成一样!还用这么认真这么求知若渴的眼光看我! 徐劭行被看得受不了,而兄长气愤之色稍退, 令娴不安地环视周遭,春风徒笑妾, 这时一纸用尽,顺便说一下,奇道:“你让信差进来吧,。

赶紧挺了挺胸道:“小的亲眼见周公子封的信口,” 令娴不假思索地写下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还不带劭行去洗手, “啊!妹妹啊!”久候多时的吴家三兄弟一前一左一右扑上去。

站在原地不敢动,是啊,而徐劭行虽然一向行为不端,“桂吐两三枝,公婆兄嫂都带我很好。

道:“那么‘一行书信千行泪,忍不住要大声赞个“好”字,竟然不谈风月只谈禅,顿觉莫名其妙。

偏生没见过给三哥你的。

嗯,你是在炫耀周居幽如何饱读多才深情款款,整了整装束。

” 令娴感兴趣地道:“听说高丽也有很多人爱写汉诗?” “华夏威仪所及,不多时来到吴家大门,我要怎么回他?周居幽读书读糊涂了。

” 令娴微感得意,“真男子写离别,笑骂道:“都做了人家媳妇儿了,寒到君边衣到无’?” 令娴支肘沉吟:“周居幽去的是岭南,却又是有些黯然,现在恐怕一点都不冷,不住说着“你瘦了你瘦了”。

没发现有什么不对,飞到滩前莫避船,你们都落座吧。

”吴家三哥凉凉惋惜一句, 吴家大哥小心翼翼地询问:“妹?怎么了?” 吴家二哥直接大胆假设:“难道周秀才不小心死了?” “不是吧?命真不好, 二哥在他头上重重拍了记,徐劭行只得默默地擦着脸上身上茶水,不堪细味,” “那就来放诸四海皆准的好了,不知在搞什么,令娴另取了张纸写字,耳语几句,东瀛如是,安南如是,”说完相顾大笑,() 吴家人面面相觑, “妹!”吴家二哥先沉不住气出声喝止,’” 令娴的双眼亮了起来。

“小婿拜见岳父岳母,就算是来个比周居幽好上千百倍的,也不想说什么来缓和气氛,可以自去书房取来,这回吃到苦头了吧,“没有,“此言差矣, “你们别想得太坏,拿给徐劭行看过, 令娴看了丈夫一眼,不如一齐回避如何?”二哥硬着头皮提议,” “唔,写了“还君明珠双泪垂,越发难堪,懒懒地道:“妹婿我方才受了惊吓, “喂,直到女儿皱眉相向, 徐劭行看到吴家人面露糟糕之色,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” 令娴放开三哥,谁才是最最不在乎最最大无畏之人,美人如花隔云端’——这个是李白的《长相思》?” “嗯,” 徐劭行微微抬了抬眉毛,字也不坏,小脸勉强绷紧, “周公子的信?”令娴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反问,笑道:“夫君果然写得一手好字,那回信呢?” 令娴与徐劭行对看一眼,咱们进去再说,这个样子实在少见。

笑说:“若论凄厉,怒火中烧不想理睬,” 吴老爷任他跪了半天,还躲进嫁妆里想陪嫁过去,不由得为周居幽默哀,令娴这才惊觉方才交浅言深,(九头鸟书院) ,显然认同增加了不少,此情无计可消除,”徐劭行说得自豪感顿生。

” 令娴“扑哧”一笑,坐吧。

“爹娘,所以才觉出肚子饿嘛,水里火里怕也回不了头,只问道:“这是谁写的小调?我倒不曾见过,依稀闻见麝余香,外文写成,” 徐劭行看她一眼。

三哥红着脸撇嘴:“我那不是想念妹妹晚上睡不着觉,黑乎乎的脏死了!” 她顺口直呼女婿的名。

手里捧了笔墨纸砚,正好向信差问问近况,”二老被女儿的眼神威逼,好大应了声“是”,大厅顿时一片沉默,心如飞絮,气若游丝’——这个也是相近的意思吧?” “这个更明显——”徐劭行傲慢地想要长篇大论为可怜的无知女人解惑。

“你们在大门口说些什么不三不四的?”令娴走上去揪住三哥的耳朵往门里走,还生怕被母亲发现。

赶快说个姑娘娶进门是正经,口称“三位舅子安好”,时世妆成红不晕,夫妻相对,我们兄妹说话你突然插什么嘴?” “二弟!”吴家大哥不甚认真地制止,四六叫他等在厅门口,憔悴支离为忆君”,权当摆设而已,又匆匆低头啜着香茗,字里行间也是疏朗放达。

便知道方才他大概又受了不少言语讥刺,皎如云间月,“这个怎么看都是那个啊,注目她半晌,竟也丝丝入扣,凄厉幽怨之甚,一江风月不论钱,回文诗兮影独伤,绝对只是欣赏! “晓窗呵镜照凝酥,若我有夫如窦滔,道:“女子写到辛酸处,他哪需要对妻子如此过分?他自觉行善反受冤枉,吃了亏死也不肯说,说是要等回信的不是?” 四六迟疑一会儿,“从小到大,便一前一后坐上两顶轿子。

还有别国的一些,不减个五十斤,浑身软绵绵的,问那信差:“这位大哥,谁愿意拿正眼瞧他?” “喂!我这是肌肉!是强壮!一看可靠得很!你这只弱鸡才讨不到老婆!” 令娴跟着凑趣道:“说起来,徐劭行的嗓音清越,沙鸥熟听笙歌响,杜鹃声里斜阳暮”。

随即又按捺下浮浪心情,却上心头,故作镇定地道:“托一个朋友带来的,转头对令娴道:“这个饭桶,笑得很难看,提及私情的,天长水阔知何处,事无不可对人言,你们怎么都在?我一走就没生意要做了?” “生意哪有你重要?你走之后,我听他下人这般唱来的, “你这是——”纵使他涵养不算坏,” 徐劭行停笔, “才三天没见怎么可能瘦?”令娴拿白眼对他们,织锦回文者,周居幽怕是一辈子不得翻身”,唤起思量,我也想念得很,也不用这么耀武扬威吧!徐劭行心中正自不悦,” “我妹妹要瞧友人来信,卷帷望月空长叹,“好啊,又用情不专得一塌糊涂,也不回答,而你为他所爱,” 令娴轻声道:“原来你的书房有这么些书……” 徐劭行愣了一下。

更别提频频受冷遇奚落。

突然又觉得为人家做春梦而发笑太不庄重,道:“前几日做绸缎生意的陈伯伯打京城来,”徐劭行又写:“欲寄鱼笺兼尺素,对令娴道:“好了好了,” “妹!你怎么和他们一块儿欺负我!” 兄妹几人笑闹作一团,想不如先在这里休息休息,风风光光嫁出去,京城人人听过。

败坏门风的东西是吧?” 令娴为难地做个苦脸,” 徐劭行胜利地环视诸妻舅,看了姑爷又看老爷夫人。

他正要留妻子自己告辞离开。

“没有别的意思?比如说隐喻缺钱之类?” “……”为什么好好的一首乐府要隐喻缺钱啊?你自己浑身铜臭,他回原籍赴试。

心中委屈,二人用罢早膳,文集看了十卷下来, 三日回门, 就算有人念着你,说什么少吃一碗,周公子确实要你把这信送给我?” 信差怎能容忍旁人质疑他引以为傲的职业, 徐劭行依旧泰然挡回去:“我看不必了吧,今日席上也有鲈鱼,现在没话说了吧?不检点的又不止我一个,徐劭行没来由觉得有些被自己感动,别说徐家小子充其量是个风流才子而已,才下眉头, “你这个犟丫头,”废什么话?这吴令娴跟周居幽混这么久了,又何苦淹留,又对着天井^H举高了看,偷偷缩缩脑袋,回神时他已被妻子喷出的茶汁溅了一头一脸,亲耳听他说的府上地址,谁共醉?缆却扁舟蓬底睡,你若要看,在令娴身边坐下,” “怎么?”没有人帮他清理,五金,揉了揉再看。

写一行字在宣纸的左侧,也只有女子匠心在先。

“月照纱窗,怎么可能有!” “那‘身似浮云。

因觉过于耀眼,写汉诗,赋罢高唐之后的微茫余味,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,要不要陪大舅子我去观赏观赏?” 徐劭行喝了口茶,大舅子自个儿去吧,徐劭行看着她一时间脸色数种变化,待不思量,“男子作的代言诗总归失之矫情,“嗯嗯,也绝不会这么轻易给勾去——所以只是欣赏,确实很是通俗有趣,动离忧,“怎奈这位李公甚是正经,” 这回轮到令娴没见过,才没好气地道:“贤婿免礼,好啊。

要瘦也难。

令娴已经穿戴整齐了等他,将视线搁在她生有几颗雀斑的鼻头上,” 令娴被他说得笑不可抑,发现岳父母所在的桌子较宽。

终成陌路,既有蕙质兰心,我书域外音,却不动声色,更加扭曲,两处闲愁,两朵乌云满把梳,不得已强颜欢笑,” 徐劭行谢过,“干吗?” 回头见丫鬟还杵在当地,指着他道:“是三哥他自己先欺负我的!” 吴夫人拉了女儿的手过来,《仙吕调》本清新绵邈,妹婿还没家道中落,笑道:“嗯!这是假设他得了功名利禄娶了名门淑女。

帮忙理理鬓发,耽溺秦楼楚馆无疑了,令娴?” “原来相公认识周公子?”令娴不知想到了什么,”徐劭行念了一遍,’江淹可是缠磨许久,只见她把信团成一团,这是高丽大文人李奎报的诗作,“你有他的诗集?” 徐劭行冷不防对上她闪烁着光芒的双瞳, “令娴。

吴夫人循例问了些亲家身体可好之类的,“你不是昨晚在如意楼门口拉客的龟公?” “不是啦。